聂英是一名博士研究生,有一次过节回老家,恰好遇到两名同学结婚,就各随了500元份子钱。“我在家就住几天,不想被婚礼占用时间,又抹不开面子,只好托人带了礼金过去。一个周末就开支了1000元。”聂英坦言,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这两名同学了。

一位投资人跟Bianews聊到凤凰新媒体出售一点资讯股份一事时表示,拿它的竞品趣头条来看的话,一点资讯的估值至少该与其持平,维持在240亿元左右才算是比较合理,现在确实是被严重低估。